王赫斯怒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凡成美 > 正文内容

一道篱笆,两种命运

来源:王赫斯怒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谢晦跟随东晋太尉刘裕做事,权势很重。有一天,他从任职的彭城(今徐州)回到京城建邺(今南京),得知消息的官吏商贾潮水般涌来探望,门前的街道都被车马堵满了,家里人来人往,更是热闹非凡。谢晦的二哥谢瞻正在家里,见此情景十分吃惊,对谢晦说:“我们家向来恬淡,从不干预政治,现在你的权势倾动朝野,这岂是家门之福!”说完,命人在庭院里扎上篱笆,把两家的门庭隔开,还不住地摇头说:“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种场面。”
  
  二哥的举动让谢晦多少有些尴尬,但对他的说法非常不以为然。他觉得谢家是江南的名门望族,世代为官,在仕途上不能出人头地,那简直是对谢氏的埋没和侮辱。
  
  谢晦是一个大帅哥,史书上说他姿容俊美,眉清目秀,鬓发油黑如墨。难能可贵的是,他不仅人长得漂亮,而且博学多通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越发给人以青年患母猪疯怎么办玉树临风的感觉。谢晦深得刘裕的信任,能当得半个家,随着权力日重,又加之年轻,渐渐地有些头脑发热,不知道自己的斤两。刘穆之担负着宰相的角色,是刘裕的左膀右臂,他派人向刘裕报告政务,谢晦常常抢在刘裕前边发表意见,发布指示,弄得刘穆之很是恼火,气愤地说:“刘公是不是还在呢?”
  
  对于弟弟的行为,身为哥哥的谢瞻深感忧虑,他三番五次地给刘裕写信,恳求说:“我本是一个寒素之士,父祖的官位都不过二千石。我弟弟谢晦年龄刚到三十,志气平凡,才能不高,可是官高位尊,掌理机要。福禄太过,灾难必生。特此请求贬降他的官阶,以保全我们衰微的家族。”弟弟政治上追求进步,唯恐官当得不够大,哥哥不仅不支持,还经常在背后撤劲,找领导请求降他的职,哥儿俩演的双簧弄得刘裕也有些看不懂。
  
  在外面如此,回到家里,谢瞻更是不会错过郑州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?任何教育弟弟的机会。有一次举行家庭宴会,谢瞻问谢晦,潘岳、陆机和贾充这三位西晋大臣,谁优谁劣。谢晦回答说:“潘岳谄媚权贵,陆机追名逐利,没有止境,二人都不能保身。贾充为西晋的元老和辅政大臣,不可以与他们相提并论。”这话说得也没什么过分的地方,谢瞻听后却板起面孔,严肃地说:“如果处于贵盛之位而能放弃权力,这样,是非就不能产生,祸患就无从降临。聪明人应善于洞察事理而保全其身,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
  
  谢晦对二哥的话,基本上是一个耳朵听,一个耳朵冒,他在政治上的发展也一如既往地顺风顺水。刘裕代晋建立了宋朝,谢晦升任领军将军,统率宫廷禁军,赐给他班剑(持刀卫士)二十人,出入朝廷真是威风凛凛。只是他官当得越大,谢瞻越是不安。公元421年,他在豫章太守任上患病,家人急得不得了,谢瞻却不忧反喜,拒绝治疗,以能尽早死去为幸运。谢晦北京羊癫疯医院哪里比较好得知哥哥病重,星夜赶往探望,谢瞻对他说:“你身为朝廷大臣,肩负着军政重任,万里迢迢,离京远行,一定要被怀疑和诽谤。”后来,果然有人告谢晦谋反。
  
  谢瞻病情严重,返回都城。谢晦因为掌管禁军,夜间要在宫内值班,不能随意离开,刘裕特意安排谢瞻住在领军府附近的一座皇族旧宅,谢瞻婉言谢绝了。临终前,他留给谢晦一封遗书,说:“我有幸保全肢体,还有什么恨事?你要自思勉励,好自为之,为国,也为家。”谢瞻死时,年仅35岁。
  
  谢晦却未能体会二哥的深意,或许也是因为在权力的道路上身不由己。刘裕死时,赋予他托孤的重任,时间不长,他便与徐羡之、傅亮等人废黜了宋少帝刘义符。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又密谋让谢晦出任荆州刺史,掌握地方重镇的军政大权,以作为控制朝政的外援。可惜继位的宋文帝并不是一个白痴,他在稳定政权后,便毫嘴里吐白沫,大小便失禁,这是患上什么疾病了?不犹豫地举起了复仇的利剑,谢晦自然也未能幸免,在37岁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他以谋反之罪,株连九族。临刑之时,他想起了二哥的话,能够保全肢体,落下个全尸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?
  
  一道篱笆,扎出了两种命运。谢瞻以远见躲过了一刀之劫,谢晦不懂得功成身退的道理,恣意挥弄权力的双刃剑,不仅伤着了自己,还让谢家背负了叛逆的罪名。谢瞻是幸运的,然而他固然保全了自己,却也没有建立多大功业。谢晦是不幸的,然而他却为刘宋王朝的建立作出了巨大贡献。幸运中存在着不幸,不幸中又存在着万幸,世上事就是这样相依相存,相害相生。身在职场,还是要在做事与做人中学会平衡,有才华要施展,就要高调做事,有欲望要收敛,就要低调做人。用近代伟人的话说就是,要立志做大事,而不是立志做大官。若能如此,相信谢氏兄弟会演绎出更加精彩的人生。

上一篇: 咸咖啡的味道

下一篇: 别让欲望毁了你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ptjdc.com  王赫斯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