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赫斯怒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凡成美 > 正文内容

堂妹_散文

来源:王赫斯怒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午时,煦媚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门,灿烂地照在店里,温情四溢。

  “哎呀,今天终于光顾到你的店里了!”

  刚送走顾客,正在低头整理顾客试下的几件散乱衣服的我,听到这话,一抬头,堂妹满面春风,连说带笑地走进了店里。

  “是妹妹呀,真是稀客!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“你可是大忙人呢!今天怎么有空了?”

  她和母亲同队,种几十亩地,经营两个蔬菜大棚,还兼做农副产品生意,所以很忙,一年城里来不了几趟。即便来,也是来去匆匆,难得有照面的时候。因此,她的出现,使我颇感意外,惊喜之余,一连串问了几句,并赶紧给她让座。

  “爸妈的老疙瘩,三十多了,现在才结婚,要我去参加婚礼,过来取几件衣服。”她满脸无奈地说。

  “明天就得启程,家里还使唤着好些人在修羊圈,我是放下手中的活搭便车来的,瞧......衣服都没来得及换。”坐到皮凳上的她接着说。

  难怪今天她有点风尘仆仆。向来快人快语,精气神十足的她,身穿八成新的绛紫色单件,黑裤子,平底布鞋,乡味十足。她蘑菇头短发,夹着几根银丝,瓜子脸,肤色微黑,纤瘦的身影,看起来,一点也不柔弱,骨质铮铮。只是那身衣着有些相形见拙。

  性格从小泼辣的她,有点男孩子气。其实我们俩同岁,我只比她大了一个月,便成了姐姐。

  她是二爷家,大伯的养女,我们两家是墙挨墙的邻居,自小一块长大,没少在一起淘气,后来上学到初中时,她家房子修到了村北,我们才分开,所以情谊颇深。

  相见甚欢,自是有说不完的话。一阵子的叽里呱啦寒暄,知道她此行的目的,不仅是去新疆,参加弟弟的婚礼,更主要是带些家乡的土特产:粉皮,面筋,去看望年迈的父母,因此一再叮嘱我给她配一身像样一点的衣服。

  我给她挑了一件不素不艳的淡蓝色荷叶领风衣,一件圆领银灰色的连衣打底裙,一双米色半高跟网靴,她一边试衣服、鞋,一边仍和我滔滔不绝,从丈夫孩子,说到现在和过去的生活,我们小时候的好多趣事,简直是无话不谈。

  她说,她正在筹建一个大型养殖场,还要扩大农产品收购......

  她在我面前勾勒着癫痫病能治好自己的宏伟蓝图,使我由衷地敬佩,联想到自己,不禁感慨:在农村一样有一番天地和作为,而我非要千辛万苦跳出农门做无产阶级,千转百回踽踽独行。

  当聊到她新疆的兄弟姐妹富足的生活时,她有些怅然若失。她说,她并不是羡慕他们的生活,只是岁月在心灵上刻骨铭心的伤痕使她终身难忘。

  我玩笑说:“你也干脆举家迁移到那算了,去了,他们个个会照应你的。”她斜睨我一眼,讥笑地说:“这世上,连父母都靠不住,能靠住谁,咱还是靠人不如靠自己,狗不嫌家贫吧!”

  我懂她的言下之意,怕触及她的伤心,转移了话题,她试好了衣服,鞋,非常满意。我们又坐下来谈笑风生,聊了许多的话题......

  她本出生在新疆,是家中老三,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弟弟妹妹,只因小时候的一场意外,让她的命运发生了转折,从此父母,兄弟姐妹远隔千里。

  她一岁多时,她家养着几头鹿。有一天,哥哥出去玩了,她在炕上熟睡。父母交代比她大六岁的姐姐照看她,他们去后圈子里给鹿铡草。等父母走后,还是孩子的姐姐,看着熟睡的她,就跑出去玩了,一场厄运便向她降临。

  那个年代,冬天,家家户户取暖做饭的炉子都是泥土炉子,盘在炕沿跟前。

  幼小的她睡醒来,发现屋里没有人在,就爬向炕沿,看到炕沿旁的土炉子上搭着锅,锅里冒着热气,锅盖上放着一个馍。她并不知道那个滚烫的锅对她意味着什么,吃的本能,使她爬向锅,伸手去拿锅盖上的那个馍,结果一头栽在了锅里,撕心裂肺的的哭声惊动了在屋后干活的父母,及父母赶到家,她的头,脸,一只手,已被锅里的粥烫得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,父亲抱起她飞也似的向村诊所跑去......

  一个六岁的孩子,并不懂得事态的严重性。姐姐被父母暴打了一顿,终没挽回这场恶果。

  那时的医疗条件落后,经村医竭力医治,她的生命保住了,但脸上却留下了难看的疤痕,左手一个指头也没有了,状如核桃,头顶上也有鸡蛋大的一块头发脱落了。看着她丑陋不堪的样子,父母忧心忡忡,怕日后是个拖累,狠心打算将她送到火车上去.....

  老家的二奶奶听说此事,打发大伯连夜赶来,将她抱回了口里,即现在的村子。

  到二奶奶家,二奶奶从药铺抓来治愈疤痕的中草药日日熬上为她洗脸,并用村里,地埂上生长出的,白南京癫痫正规医院刺上结的黑枸杞子不断涂抹烫伤处,那个东西对烫伤非常有疗效,还具有美容功效。在二奶奶的精心护理下,不到半年,那些疤痕竟奇迹般地慢慢基本消退了,只在眼角留下了一点印记。

  岁月无情,遗憾的是疼她爱她的二奶奶将她照管到两岁多时就去世了,奶奶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二爷爷和大伯一定要善待她,将她抚养成人,不准送人。

  二爷爷和大伯记着二奶奶的遗言,把她视若珍宝,又怕教育不好她,在成长的过程中,对她宠溺的同时,也非常严厉。

  她性格活泼胆大,而我沉静胆小。我很欣赏她的坚强乐观,我们俩一静一动的互补,刚好能玩到一块。从我记事起,我们就经常腻在一块玩。

 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,那一年我家修房子,前院已修好,后院只剩一间拐角。我和她追逐嬉戏,挤在墙角里玩,互不相让,竟然把父亲刚刚辛辛苦苦砌好的那间屋子的一截墙,推倒了。反正事已至此,父亲骂了我们几句,也就作罢了。这事后来被大伯知道了,却不依不挠,用一个拴牲口的绳子,把她在院子里的柱子上整整拴了一天,没给吃,没给喝,从此她张扬的性格收敛了许多。

  虽然她是妹妹,但她总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。

  我性格天生胆怯,天一黑就不敢出门,总是她来我家找我玩,如果在别处玩,天黑了,她就把我送到家里。

  冬天的早晨,上学,天亮得晚,要么黑乎乎的,要么繁星满天,她总是冒着严寒,黑咕隆咚站在我家门前叫我,等我一起去上学。那时候,我们在一个班上学,尤其挨上当值日生时,值日生要架炉子,她还要帮我背柴禾,帮我在教室里架炉子。

  小孩子并不太注重容貌。童年的她,不漂亮也不难看。那时的她皮肤光滑,丹凤眼,就是没有眉毛,皮肤也没有别人白皙,那些烫过的疤痕残留基本都在鬓间,被留海遮挡,不细看,根本看不出来。

  只是大伯一个男人家,也不会打扮她,给她高高扎两个羊角,将头顶那块疤痕正好暴露了出来,格外醒目。有些好事喜欢捉弄取笑人的小朋友就“疤纠.....”“疤纠......”地叫,每每此时,她就气愤之极,非把取笑她的孩子揍一顿,时间久了,大家都知道她的厉害,不敢骂她。因此,她的性格并没有变得卑微,反而非常倔强,强势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俗话说,天上的月亮,地上的后娘。二爷去世后,大伯怕娶个妻子虐待她,就一生未娶,对鞍山市治癫痫首选哪家医院她呵护备至,供她上学。

  她上学到初中时,不会打扮的她,依然扎着两个羊角,头顶的疤痕露在外面,总是引来异样的目光。懂得了爱美的她,忍受不了同学们异样的目光和嘲笑,只上了一学期,就辍学了,从此与土地为伍。

  从小到大,她最忌恶别人提及她的父母,一提,她就厌恶地走开了,她恨他们把她抛弃了。

  这几十年间,她父母也回来过几次,为他们当年的行为忏悔过,也试图补偿,带她去新疆,但都被她敬而远之,谢绝了,她也从未心甘情愿叫过一声爸妈。她说,自食其力没爹没妈的孩子一样活得很好,她有大伯就够了。

 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,她定是个美人胚子,命运定然不会这样。也许是老天嫉妒,怕她长大后过于美艳,才制造了那场残酷的灾难。即便如此,长大的她依然美丽。

  女大十八变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爱美的她也会打扮自己了,她把羊角在理发店剪成妹妹头,头顶上的头发向前一梳,那个疤痕就被隐藏不见了,一个清清秀秀的少女就出现在眼前,嫣然一个窈窕淑女。

  因大伯为她一生未娶,在她二十二岁时,经人介绍,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,被招赘她家。

  尽管只有一只手,她凭借顽强的意志,硬是学会了一个农家妇女,在家里,地上,所能做的一切。她不仅地上的农活样样会干,家里的活一样也不挡手。

  婚后,靠一双残缺的手,夫唱妇随,她也把一家人的日子打理得井井有条,活色生香。

  我没有亲眼看见她是如何用一只手做针线活,做饭,但她用一只手纳鞋底,缝鞋帮,上鞋,包饺子,下拉条子,切菜,炒菜,蒸馍......据说样样在行,一点也不逊色于手健全的人,至于地上那些出力的粗活,她更是不在话下,在农村嫣然一个女汉子。

  他们夫妻情投意合,非常恩爱。

  她说,丈夫是她今生最大的财富,今生她虽然与父母无缘,但却遇到了两个好男人,大伯待她视如己出,为她一生未娶;丈夫对她体贴入微,也是呵护备至,她非常满足幸福。

  由于他们夫妻吃苦耐劳,齐心协力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刚结婚时,大伯家只有几亩地,后来他们又开了许多荒地,不仅种小麦,还种棉花,玉米。后来,在政府的扶持下,还建立两座蔬菜大棚。

  冬天,他们种反季节蔬菜,茄子,辣子,西红柿,西瓜,批发给衡水治癫痫专科医院菜贩子,收入非常可观。她丈夫买了辆农运车,夏,秋,他们兼做农产品收购,一年下来收入不菲,就是人忙得跟机器转动似的,但他们以苦为乐,干得热火朝天,风生水起。

  因为大棚内潮湿,经营年多了对身体不利,去年,她将大棚转包了,又修了大型羊场,养着好几白只羊,在那个村子也算颇有成就的人。

  这几十年过去了,她现在儿女双全,家和业兴,只是历经岁月风雨的洗礼,风霜的浸染,青丝夹白发,眉宇间平添了几道深深的皱纹,记录着沧海桑田的艰辛劳作,也让她深深体会了人一生的不易。

  时间无声无息地滑过,而今时光已经将她打磨得沉稳淡定,对生活充满了信心,憧憬,对生命里留下的痛也不再耿耿于怀。她对心灵的伤痕也慢慢云淡风轻,也不再记恨父母。只是还不能释怀父母当初的抛弃行为,每每提起,心仍在隐隐作痛。

  大伯去世后,她感到心里空落落的。血浓于水,血脉亲情是会融化一切的,是打开心结的时候了,她说,父母年逾古稀,有生的日子不多了,他们毕竟给了她生命,他们也为自己的行为良心不安了一辈子,她不想让他们把遗憾带到土里。借弟弟结婚,她想去看看父母,尽点孝心。

  自信果敢坚强的女人,无论家庭、事业、交际,都能一帆风顺,面对生活的挫折打击,总能被她们理智地化去,举手投足间,彰显慧能,成熟大度,使事情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几个小时的谈笑风生,时间转瞬即逝,送走她,我突然心潮澎湃,不由得敲打起键盘……

  奋斗者的人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我祝愿她的人生越走越好,未来的道路更加宽广,人生更加灿烂辉煌!

  编辑点评:

  这是一篇人生风迹的歌,作者委婉约成的朴实文字,浸透了一份挚情挚爱,让一个出彩的人生映现在我们面前。堂妹,一个不幸的女子,一岁时一次意外烫伤事故,改变了她的人生,从此她被父母抛弃。不过,值得庆幸的是,她被本家善良的二奶奶和大伯抱回了家,烫伤在二奶奶找医抓药的精心护理下,不到半年,她额头烫伤奇迹般地消退,只是留下一只手的残疾。堂妹长大后,结婚生子有了家庭,虽然一只手留下的残疾让她苦不堪言,但她却是一个要强的人,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。本文是一篇寓意深邃、富于人生哲理的正能量文字。谢谢赐稿!问候作者!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ptjdc.com  王赫斯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