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赫斯怒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草香园 > 正文内容

小红帽_经典文章

来源:王赫斯怒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个小村庄中,住着一个小女孩,没人知道她的名字,她也厌恶和人交流,终日只是带着一顶红帽子,出没在幽暗的森林之中。  “或许她是个巫师”有人曾猜测道,“一个小巫师,她身上阴气很重。”   “她杀过很多人,然后把人血用特殊的容器装起来,每隔一段时间,就用来浸染一遍她的帽子,所以她的帽子总是红得刺眼。”   “她总是拿着篮子去密林深处做什么?”

  “她的篮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
  人们推测是人的器官,她想隐瞒掉杀人的现实。   “有人见过她杀人吗?”约翰躺在床上,问她的老祖母。  “没有,她隐藏得很好,”老祖母煞有介事地说:“所以更要提防。”  “提防什么?”约翰有些好奇地问:“她会杀了我吗?”  “不不,远不止这么简单,我的孩子,”老祖母看他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:“你一定要听我的话,不要随便出门,更不能去那片密林。”   约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毕竟他本来就不愿意出去,暖炉,甜点,和老祖母那些古怪,离奇的故事似乎对他更有吸引力些。 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着,唯一有点变化的,是小红帽的故事,这个故事越来越完善,很多细节都被补充好,使故事变得更加真实合理,也更加恐怖。

  “如果你不听话,密林深处的小红帽会来吃掉你。”很多父母都这样哄着孩子睡觉,故事里的小红帽不仅杀人,而且吃人了,当前的版本中,小红帽以吃人肉为生,而且专门抓小孩子,因为小孩子的肉要更嫩一些。  “听着,孩子,小红帽……”  “等等,先别说了。”约翰打断了老祖母的话,他现在已经十五岁了,对于老祖母常年念叨的那个传说已经厌烦了。  “如果他真的敢来抓我,我就一剑刺入她的心脏。”约翰做了一个握剑的姿势,神气地说,老祖母只得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下去。  “我倒希望有一天能够见她一面,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子。”约翰似乎略带着几分向往,这要归功于老祖母对他讲的那些故事。  “不,孩子,千万别这么想!”老祖母担忧地说。  “放心放心,我不会去密林的。”   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洒在街上,约翰坐在一个木桶上,斜靠着墙,叼着个麦秆,百无聊赖地看着街上的行人。

  乌鸦从天空俯冲而下,啄了正在阳台酣睡的猫,于是猫愤怒地跳起,两只动物,追逐着跑了一路。&n治疗小儿癫痫病最新的方法是什么bsp; “喝酒去!”杰克拍了拍约翰的肩。

  “没劲。”

  “走吧,我约了好多漂亮姑娘。”

  约翰低头沉思了一番,姑娘总是可爱的,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。  “朋友们,为了回报大家对我们酒馆的厚爱,今天推出特别的节目,女巫小红帽的表演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约翰问。

  “别傻了,怎么可能。”

  后来的表演证实了这一点,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,走上台前,搔首弄姿,扭曲着妖娆的腰肢。

  杰克叫了声好,台下的人也跟起哄,气氛乱得不像话,不过对于酒馆来说,最好不过了。

  约翰饶有兴致地看着,台上的姑娘越跳越快,越跳跳越不自然,她脸上的表情像是在笑,但笑得很渗人,约翰没有从人的脸上见过这样的表情。

  “魔鬼!”约翰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。

  “不至于吧,老兄。”

  “不,你看台上!”约翰的手有些不由自主地抖动着。

  台上的姑娘开始旋转起来,逐渐不受控制,歪歪斜斜地向舞台边缘而去。

  “不好!”二人连忙向台前奔去,可是已经晚了,姑娘已经摔下的舞台。

  “她死了。”早已奔到台前的老板,叹了口气,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。  “为什么,为什么?”老板喃喃自语,怅然若失。

  两个人走上舞台,想找出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,可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约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姑娘,她的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。  “这不对劲儿。”约翰说。

  走出酒馆。

  “这,或许是一种诅咒”一个姑娘说。  “没错,是诅咒,恶魔的诅咒。”其他的几个姑娘也吵吵嚷嚷。  “诅咒,什么诅咒?”约翰问。

  “这么说,我似乎也想起了点儿什么。”杰克说:“来自小红帽的诅咒。”

  “这是那个故事的新版本吗?”约翰问。

  “听着,我之前也不相信,但现在,”杰克对着约翰的眼睛,声音低低地说:“惨案已经发生了。”

  “或许,只是一种意外。”

  “可这很蹊跷,不是吗?恰好之前有这种诅咒的说法,红帽子会带来厄运,而那个姑娘恰好北京市仁和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是扮演小红帽,在表演时……”

  “那个传说中的女巫终于耐不住寂寞,想要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了,难道她听到我的心声了吗?”

  “天啊,朋友,你之前都想过了什么?”

  “哦,没什么。”约翰随意答应了一句。

  二人在路口分别,约翰独自回家。

  “血腥的小红帽,森林深处女巫,如果不想被吃掉,就乖乖爬去祖母的壁炉。”约翰哼着自编的歌谣,他觉得自己在某个方面还是蛮有才华的。

  “诅咒,这是恶魔的诅咒。”老祖母在家中焦虑地踱着步子,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。  “去密林深处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约翰随意说道。

  一向温和的老祖母听到这句话后就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。

  “不准去,我说过的,你这个十足的疯子!”

  约翰不再说话,不过他在心中想,祖母或许真的老了,老人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忧心忡忡。

  离奇的事件越来越多了,小村庄里失踪的人突然变多了,这让人们不由得去联想那件诅咒事件。“有人亵渎了小红帽,所以她降下了诅咒。”村子里有了这样的传言,而人们多数选择相信,可是却又无可奈何。  “这个村子会怎样?”一向开朗的约翰也变得有些忧虑,但随之而来的,是一股强烈的恨意,都是那个小红帽。  “哥哥。”约翰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衣服,低下头,发出声音的,是一个小姑娘。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约翰问。

  “我的外婆快要死了。”小女孩的声音低低的。

  “她住在密林深处,没有人给她送饭,她以前可以自己做饭了,可他现在老了,没有人给她做饭,她会饿死的,一个人,孤单地。”  “那就去给她送饭啊。”约翰回答着,继续走。

  小姑娘拦在他的面前:“可是,我害怕,你能和我一起去吗?”

  约翰有些犹豫,这个小女孩的话中,漏洞百出,不过转念一想,万一是真的呢?他毕竟只是个小女孩。

  “你没听过小红帽的故事吗?”约翰问。

  “听过的,可是我的外婆一个人住在密林深处,没有人关心她……”小女孩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。

  约翰的心头一紧,我应该帮助她,约翰说,他突然觉得小女孩很可怜,应该也没人帮她,不然,她不会随便拉一个路人求助。 颠 痫的治疗费用高吗 “我们走吧,去密林。”约翰说着,迈步向森林走去,小女孩默默地跟在后面。  进入密林后,温度骤降,约翰不由得裹紧了衣服,小女孩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“你的父母呢?”约翰问。

  “都死了。”小女孩淡淡地说。

  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,约翰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不久,小女孩又突然凑上前来,幽幽地说:“你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?”

  约翰突然感到一股寒意遍布全身。        “不,我不想知道。”约翰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。

  “哦,不想知道。”小姑娘把篮子上蒙的布正了正。

  越往深处,密林的光线也就越暗,二人只得更加小心翼翼地走着。

  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寒意,不由自主地把身体向约翰靠去。

  “你很冷吗?”约翰问。

  小女孩摇了摇头,下意识地想后退去。

  约翰愣在原地,有点儿尴尬地笑笑,又继续向前走。

  走到了一个路口,森林分出了两条路,一条仍是密林遮掩了天空,阴郁,恐惧。而另外一条,有零丁的阳光从树的缝隙中投射而下,斑驳着洒向地面,带着一丝融融的暖意。      “要走那边?”约翰问。

  小女孩看着那条有着阳光的路和仍然像是毫无尽头的密林路,陷入沉思,犹豫了半晌,她指向那条密林路。

  无声的行进,两个漫步者,游走在空空荡荡的森林之中。

  夜色偏暗,路本就难行,林中树木的枝桠和遍地的藤蔓又不呈规则的伸展着。

  “还有多远?”约翰问。

  “没有多远。”小女孩答。

  “那就快些吧。”约翰问。

  “不,慢一些。”小女孩答。

  “嗯?”约翰疑惑地把头转过去,小女孩蹲在地上,静静地看着一朵黑色的小花,它刚刚盛开,隐隐发着幽绿色的光。

  “它很漂亮吧。”小女孩说。      “恩,”约翰点点头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小花,微风吹过,花朵摇摇摆摆,透出了一丝浅浅的香。

  二人默默地在花前停顿了好久,仿佛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癫痫病是如何引发的,直到小花的光逐渐暗淡,直至彻底熄灭,像是灰烬,风一吹,便飘散了。  “她死了。”小女孩语气中透着一丝伤心,可过了不久,便又恢复了一贯平平的语气。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她说。

  穿过一条小河沟,小女孩所在的外婆家,有些出乎约翰的意外,不是想象中的破旧的小木屋,而是一座古堡。      “有这样居所的人,生活会过得如此落魄吗?”约翰暗暗思考着。

  天色越发暗了,约翰率先进入古堡,刚进门,一股冷风打面而来,他一个趔趄,晃了几晃,勉强站稳。随之而入的小女孩只是向四周随意打量了一下,显然已经习惯了。正对着他们的,是大厅,大厅的中间是一张圆桌,圆桌上的烛台上,几支蜡烛,冒着火光,在空气中飘摇,时明时暗,却很顽强,不像是能被轻易熄灭的样子。  “她出去了。”小女孩喃喃自语。

  “谁?”约翰问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
  小女孩显然也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,她看上去很累,眼皮无力地垂下去好几次。  “该去休息了吧?”约翰想:“从下午出发,她们不知走了多久。”   “你还要留下来吗?”小女孩的语气冷冷的。

  约翰心口像被什么冷兵器贯穿了,什么,要赶他走吗?  想了想,当时也只答应送小姑娘到这里,任务已经达成,似乎也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,可她这么做,未免太无情,外面已经黑透,夜里的森林不知会隐藏些什么。

  “那个,天色这么黑了,能不能让我先留一晚。”约翰试探着问。

  “不,不行,现在就走。”小女孩的语气很坚定。

  “就一晚,我不会造成麻烦的。”约翰继续恳求着。

  小女孩的眼神中流露出犹豫不定的神情,但马上又坚定了下来。  “不,”小女孩说:“一秒都不行。”

  约翰叹了口气,虽然不明白这小女孩的心中所想,但以眼下的情景来看,自己似乎不受欢迎。      “算了,不自讨没趣了。”约翰想,向小女孩摆了摆手。

  临近出门那一刻,约翰又停住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小女孩似乎有些不满。

  “晚上风大,别着凉了。”约翰笑了笑,消隐在夜色中。

  小女孩站在门口,呆呆地立了半晌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ptjdc.com  王赫斯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