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桑葚粥 >> 正文 >

内蒙古对3名拟提任厅局级领导干部进行公示政务

时间:2017-02-13 14:20:56来源:网络收集Tags:     ()

段立欣

有一种人天生吃不胖,还喜欢一脸遗憾地感叹:"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长1斤肉。”那就是我的同学兼对门邻居——郝帅。有一种人特懂得知恩图报,喝一口凉水都不舍得浪费,结结实实全长身上了,那就是我——王淼淼。

其实我觉得我根本不算胖,我只是头围有点偏大,据说这是脑容量大的标志。要知道,我妈就是这款的。

但我不明白的是,不都说大头娃娃一家亲吗,为什么我妈根本就不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一起对付那个郝帅?反而喋喋不休地说着:"你一个女孩子,学学人家郝帅,少吃点,多运动……”

我吃得多吗?我买一个煎饼果子,不加薄脆,还得剩半个呢!竟然说我吃得多?再说,郝帅天天跑步上学是为了锻炼身体,多运动吗?他只是不想跟我一起上学罢了,真是一点男子汉的胆量和魄力都没有!

今天是周末,终于不用跑步赶时间了,但就算是走到学校门口,我也依旧饿得前胸贴后背。于是,我第一时间在校门口的煎饼摊前点了一份煎饼果子。当然,星期天学校是不"开门营业”的,我们只是来这里碰个头,准备实行一个"三人行小屁孩秘密计划”!

在等我们计划中的三号人物出现时,我眼巴巴地看着摊煎饼的阿姨把一勺面均匀地打散在平锅上,我叹了口气,对郝帅说:"要是我妈也能烧一手好菜就好了,我肯定天天在家吃早餐。”说完,我还从兜里掏出来一颗硕大的鹅蛋,说:"阿姨,煎饼里帮我放这个……”

郝帅看样子等得有点不耐烦,他开始频繁地看表。急什么呀!可是,我的"鹅蛋煎饼”怎么需要这么长时间呢?我等啊等……结果,真是天大的不幸!今天早上我花了早餐钱竟然没吃上早餐!都怪我用鹅蛋代替了鸡蛋,这样做的结果是:煎饼熟了,鹅蛋还没熟。等鹅蛋能吃了,煎饼已经快煳成黑炭了……郝帅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:"不作死就不会死!”

"没道理呀?怎么会呢?”我郁闷到了极点:"郝木头,我今天缺了一顿早饭,你说怎么办啊?”

郝帅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蹦出一个字:"该!”

这个家伙太讨厌了,平时像个木头人一样表情单一,不爱说话,可一旦说出话来就是气死人的节奏。我们班女生还说他酷!不不不,不光是我们班,我们整个五年级的女生,还殃及了部分四年级和六年级的女生,都赞叹:"郝帅真的‘好帅’啊!”

说来真是憋屈,我这款双眼皮,大眼睛的女生现在成了"土”的代言。郝帅那种小眼睛,单眼皮的男生反而被公认为帅?真是没天理了!

不过我不承德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得不承认,郝帅是个很有个性的"学霸”。他个子高,皮肤白,发型一丝不苟,举止稳重得体。最重要的是,他的五官简单精致,聚集在一张巴掌大的脸上,像极了韩剧里的男一号。再加上郝帅受他当大学老师的爸爸的影响,非常爱读书,自然就变成了什么都懂一点的"杂家”。

从他那里我知道了,去西餐馆吃牛排要几分熟:只有奇数,没有偶数。如果你说要6分熟,那就丢人了;知道了《红楼梦》后四十回据说是高鹗续写的;知道了如果所有的中国人排成一条线从你面前走过,由于过高的出生率,这条线将永远没有尽头。

有时候我忍不住问他:"你每天都吃什么,能记住这么多东西!”他会冷冷地看我一眼,说:"反正不吃猫粮。”

好吧,我已经习惯被郝帅叫做王猫猫了。郝帅原话是:"王淼淼,你的脸盘大就是因为名字起坏了。王淼淼,王猫猫,你立刻就被划入了大脸加菲猫的行列!”

我把这种极端恶劣的起外号事件告诉了我妈,你猜怎么着,我妈非但没生气,还说郝帅真是个幽默的孩子。我差点气晕过去!

不过后来时间久了,我慢慢适应了王猫猫这个昵称。起码这个外号还蛮可爱的,总比我给郝帅起的外号"郝木头”要强一些。

此时,我提着个扁肚子站在校门口,远远地看到我的同桌刘书澜跳着脚跑过来,还边跑边大声和我们打招呼:"王猫猫!郝帅!你们来的可真早!”

我立刻飞起一脚踢在刘书澜的书包上:"臭树懒,不许叫我王猫猫!”

"好好好!”刘书澜揉着头发嘿嘿一笑,"你叫我树懒我都没生气!”

树懒这个家伙就是好脾气,不管我怎么欺负他,他都笑眯眯的,一点也不生气。

说实话,虽然我是一个受广大同学喜爱的超级女生,但在班级里我最要好的朋友只有郝帅和树懒。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,其实,像我这种"女汉子”只要两个帮就足够了!

这时候郝帅慢条斯理地走过来,挡在我们俩中间,一脸不屑地说:"别闹了!有点中学生的样子好不好。树懒,咱们今天到底去哪儿?”树懒得意地一仰头说:"动物园!”

"哈哈!我最喜欢去动物园了!”我开心得在原地转了三圈。

郝帅瞪了我一眼,说:"是因为有回家的感觉吗?”

我立刻瞪回去,怒吼一声:"说什么!郝木头你敢再说一遍吗?”

这回轮到树懒来做和事佬了:"别急别急,你们再这么互相咬,小伙伴们都惊呆了!”

"你才属狗呢!”我和郝帅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话说,今天是儿童节,正赶上周六。要知道,我们已经上中学了,马上就不是小屁孩了,抓紧时间享受节日的快乐才是真理!这就是我们"三人行小屁孩秘密计划”的主题!当然,最主要的是,今天好多家甜品店都为我们提供了半价节日套餐,这种美事儿我怎么能错过呢!所以,周五放学的时候,我就鼓动郝帅和树懒,周末一起找个地方过儿童节去!

树懒当然是180个愿意了,他对我说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的话向来言听计从,特够朋友。只是劝说郝帅费了点劲儿,如果不是我机智勇敢地把他1岁时候的"裸照”拿出来威胁他,估计他今天又去图书馆了!

"是我把你从书呆子的行列里拯救出来的,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我!”伴随着夏季清晨的微风,我们向公交车站走去。

郝帅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:"‘女汉子’王猫猫,你40岁以后我会报复你的!”

"怎么着,我40岁以后你敢打我?”我摇头晃脑吐舌头。郝帅冷冷地说:"那时候我会叫你‘女老汉’!”郝帅的话音刚落,树懒立刻就笑成了醉虾。

"郝帅!你给我站住……”就这样,我们仨吵吵闹闹嘻嘻哈哈地上了公交车。屁股刚一坐稳,我就开始展示自己的行囊。

"我带了两个桃子,还有两根香蕉。这个布丁可好吃了,超浓芒果味。还有巧克力威化,可以补充能量。火腿肠也还行,不过没有鱼肉的好吃……”我如数家珍,像在翻百宝箱一样。

"淼淼,你又不知道今天去动物园,怎么带那么多吃的给动物啊?”树懒好奇地看着我,他挠脑袋的样子看起来很呆萌。

"拜托,这是我给自己带的好不好!不过如果去到动物园的话,我还是很愿意和动物们一起分享的。”我一副慷慨大方的样子。

听我说完,一直眯着眼睛听随身听的郝帅慢吞吞地说道:"去看动物的时候不应该随便投食,因为……”

"不给动物也不给你!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我把书包的拉链一拉,朝他哼了一声。郝帅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也不知道在笑什么。

果然是过节,今天动物园里的游客多到爆表,大多数都是爸爸妈妈领着一个小屁孩。

"还是咱们的少年组合拉风!”我一进动物园就激动得摩拳擦掌。

"有什么好兴奋的,你又不是来当大王的!”郝帅低着头把自己的耳机收好。

我把加菲猫的鸭舌帽往脑袋顶一扣,挑挑眉毛说:"我就是来当大王的,怎么着,爱谁谁,你咬我啊!”说完,我直奔猴山,边跑边喊:"你们快点儿!”

郝帅颠着小碎步还不忘气我:"王猫猫,你跑什么跑,猴山有你家亲戚啊?”

"今天过节饶了你!”我扬扬手里的书包说,"我是急着去喂猴子!等一会儿别人把它们喂饱了,猴儿们就不吃我给的食物了!”

"自己饿着肚子,还想着喂猴儿,你……”郝帅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。他的话还没说完,树懒就拉着他一脸兴奋地说:"到了!猴山到了!”此时猴山前面已经围满了人,还好我反应迅速,要不估计一会儿猴子们就吃饱睡觉去了。

"请让一让!让一让!”我像一辆迷你小坦克一样,闷头钻进人群,终于挤到了最前排。站在栏杆外面,我起劲地朝里面挥手:"哈喽!猴子们!姐姐来了哦!”

"我重申,你不要乱给它们喂食,因为……”郝帅也挤了进来,在我身后继续念叨。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此时忽然化身为唐僧,真是难以理解!既然他说我是大王,那大王我才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呢!<脑部手术后癫痫怎么办?/p>

于是我在他的话还没说完时,又朝猴山大叫起来:"猴弟弟们!姐姐给你们带好东西来了哦!快来快来,免费的,腿慢手慢的就抢不到了啊!”说着一抬手,两根香蕉已经飞进了猴山。

两只猴子刚刚还蹲在一起互相捉虱子,看到从天而降的香蕉,立刻兴高采烈地飞奔而下,抢过香蕉扭头就跑。

"哇!太有成就感了!”我高兴地大笑起来。

接着是两个桃子,然后是一袋果冻,我像大王在赏赐属下一样,慷慨大方地扔出五颜六色的各种食物。

"树懒!你看!那猴子竟然会开果冻!”"郝帅,你那里还有吃的吗?”我开心得大呼小叫。郝帅拉拉我说:"你看看别人看你的眼神!”

"管他们呢!爱谁谁,我就喜欢献爱心,他们不喂小猴子我就不能喂啊!”我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,"我就是与众不同,我就是不走寻常路!我就是猴山的大王,怎么样!”

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,郝帅竟然没生气,反而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着摇摇头说:"爱谁谁女大王,你好像把不该扔的东西扔进去了。”

"怎么可能!我能有什么不该扔的东西啊!你就是小气,郝帅我跟你说……”

我的话音未落,忽然听到站在我身后的一位叔叔说了一句:"小姑娘,你的钥匙上是不是拴了一个草莓吊坠啊?”

"您怎么知道?”我纳闷地朝叔叔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猴山里一只猴子正在起劲儿地咬着一串儿钥匙上的草莓吊坠。因为咬不动,猴子生气地把钥匙摔在地上,转身走了。我立刻凄惨地大叫起来:"不会吧!那是我的钥匙!郝帅、树懒快帮我想办法!”

一定是我刚才扔零食的时候不小心带出去的,这可糟了。可刚刚还说个没完的"唐僧郝帅”,现在又变回木头人了。他像个看热闹的没事人儿一样,抱着肩膀慢条斯理地说:"我们能有什么办法?早就叫你不要给猴子乱投食的嘛!”

我哭的心都有了:"我错了还不行吗?我以后不乱给猴子喂吃的了!”

"爱谁谁女大王,你可以命令猴子们把钥匙给你送回来啊!”郝帅继续说着风凉话。这句话倒是给树懒提了个醒。

"我有办法了!”树懒大叫起来,"都靠后!我来对付猴子!”身边看热闹的游客一听这话,纷纷让开,给树懒留出了一块空地。

"我从动画片里看到过,猴子喜欢模仿人。所以,你向它扔东西,它也会拿东西向你扔回来!”树懒说着,从地上捡起半个烂橘子,扔向猴山里的猴子。

飞驰而过的橘子砸在一只猴子的背上,把这只猴子吓得跳了起来,冲着树懒龇牙咧嘴地吱吱大叫。果然,它学着树懒的样子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丢了回来,可惜那是一块香蕉皮。

"看上去有戏!”树懒说着又捡起几根树枝扔了进去,猴子又扔出了苹果核。

树懒扔进去,猴子扔出来,几秒钟之后,树懒的身上挂着各种烂水果,看上去悲惨极了,可偏偏就是没有我的钥匙。

"你这主意太不靠谱了。”我看着擦汗的树合肥那家癫痫医院好?懒,失望地说。

"还是我来吧!”郝帅终于良心发现了。

他抽掉自己的腰带,又把树懒的腰带也抽了出来,还把书包带也卸下来接在了一起。最后还把书包上一个栓小挂件的弯钩系在了上面。原来郝帅的办法是,自己去猴山另一边把猴子们吸引开,让树懒在这一边放下腰带绳子,用上面的弯钩把钥匙钩回来。

"谢谢你们啊!”听了他们这么忘我的计划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"淼淼大王别客气!”树懒倒是学的快,已经开始叫我大王了!

郝帅跑到猴山对面一侧大喊大叫,可猴子们并不买账。郝帅没办法,只能唱歌加跳舞,这样猴子们才纷纷赶了过去,像看"怪物”一样好奇地端详着这个"奇怪的人”。

"真是看不出来,郝帅还有这个本事!”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在跳"小苹果”广场舞的郝帅,感觉好像第一天认识他似的。树懒呢,则趴在栏杆边上把身体探出去,用那条绳索费力地去勾钥匙。就在这时,一双大手从身后伸过来,把他拉了回来。

"谁呀?”树懒气急败坏地说。

我也回头一看——拉住树懒的是之前那个告诉我钥匙飞出去了的叔叔。

他冲着树懒摇了摇头,说:"你这样太危险了,还是我来帮你吧!”说完他走进了旁边的一栋小房子里,没几分钟,竟然出现在了猴山里!猴子们好像认识那位叔叔似的,纷纷让开了一条路,让他过去。

"他,他才是大王!”我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。

我和树懒定定地看着那位叔叔来到了我的钥匙前,捡起钥匙,气定神闲地走回墙上的那道小门。两分钟之后,他又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"您是……”我觉得自己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。

那位叔叔微微一笑,"我是猴山的饲养员,本来都下班了,看到你们讨论喂食的事儿,就过来听听。你那位朋友说得对,动物园里的动物有专门的食谱,如果乱吃游客喂的东西,很有可能会损伤身体。前几天我们动物园就死了一只鸵鸟,是因为吃了口香糖和瓶盖。所以,乱投食就等于在害它们!”

听了饲养员叔叔的话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天呢,我是在做什么?原来,我是在伤害活蹦乱跳的小动物啊!

"我记住了!”我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,"我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!”

"你们这些小朋友啊!”叔叔摇了摇头,"不过,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!六一儿童节快乐!”

我羞愧地点了点头,脸蛋热乎乎的。直到这位好心的饲养员叔叔离开,我也没好意思说我们都已经是中学生了。

和树懒一起挤出人群后,我有点沮丧地说:"哎,我还不如一年级的小屁孩呢,还好意思自称女大王!”

"也不能全怪你,你是好心办坏事。”树懒连忙安慰我。接着他一拍大腿:"糟了!把郝帅给忘了!”

对呀,我们高傲、冷酷、矜持的大帅哥呢?我和树懒对视一眼,两个人向还在跳"小苹果”广场舞的郝帅狂奔而去!

© http://zw.ptjdc.com  王赫斯怒网    版权所有